白夜看了眼面前的江,高高跃起,朝那火鸟的下头冲去。

她知道,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,失去的终将失去……

秦思皇苦笑一声。

聂天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杀意,神情却是变得更加平静,嘴角微微一动,呢喃出声:“寒夜鬼杀!”

“该死,没想到这道封印会这么厉害,我差点死了。”

“吱!!!”

一只银色的手镯,便是散发出圣人之威,向着真竹老祖而去。

慢慢地,他的呼吸趋于平稳,神色坚毅沉静。

“先祖,那就赶紧放他们进来吧,流氓树妖那肉身,无惧任何妖皇境大皇,就让他杀个痛快,这些家伙,胆敢觊觎先祖妖帝的宝藏传承,简直就是作死!”

“这样更好!”秦老太太笑道:“也省的你来来回回的跑!”

叶玄摇头,“不是,一位本身就在这塔内的前辈。”

“怎么可能,会有这样的天资……”万年剑魂的语气都在颤抖着,最终,它放声大笑,心情饱含激动:“已经多少年没有这种天资的出现了,哈哈哈,没想到,我还有再次大放异彩的机会!”

这一刹,蛮九头皮麻,像被死神给盯上,神魂都产生出强烈无比的颤粟和恐惧。

就能奴役更多的世界。

不过,他很清楚,磨难和考验就覆盖在这一方秘境世界中,根本无需主动寻觅,该来自来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bnbbc.com/shiyong/jun/201911/1760.html